生活的極致,歸于素與簡

由《藏遇文化傳播》寫於

生活的意義在於簡單,人修煉到一定程度,會淡泊一些事,會簡單。簡不僅是一種至美,也是一種能力、一種境界,是拷問靈魂的終極問題。

老子《道德經》:“萬物之始,大道至簡,衍化至繁。”意思就是:越是真理的就越是簡單的。

俄國著名作家托爾斯泰寫過這樣一個短篇故事:

有一個農夫,每天早出晚歸地耕種一小片貧瘠的土地,累死累活,收效甚微。一位天使可憐農夫的境遇,就對農夫說,只要他能不停地跑一圈,他跑過的地方就全部歸其所有。

於是,農夫興奮地朝前跑去。跑累了,想停下來休息一會兒,可想到天使的話又拼命地再往前跑??

有人告訴他,你該往回跑了,不然你就完了。可農夫根本聽不進去,他只想得到更多的土地,更多的金錢,更多的享受。

 最終,他心衰力竭,倒地而亡。生命沒有了,土地沒有了,一切都沒有了。

 

 被物欲左右的人,沒辦法拒絕享樂與奢靡,不能靜心靜氣的去學習,故而人生止步於此!樸素,簡單,是抵制膚淺與浮躁最好的方式。

 過素簡的生活,能專注,能擦亮敏感度。

 當一個人能透過紛呈的世相,探知到內在的本源時,那種真正大徹大悟的心境,便是素簡。

 層次越高,活得越簡。

 非淡泊無以明志,非寧靜無以致遠。

西蜀的丞相諸葛亮,以神機妙算而聞名。他為子孫的打算,也是算計得比較久遠的。他在給哥哥諸葛瑾的信中曾特意說到他的兒子諸葛瞻:“瞻今已八歲,聰慧可愛,嫌其早成,恐不為正器耳。”

諸葛亮擔心的是:聰明過早外露,容易自滿自足,反而成不了大器。所以他給諸葛瞻起的名字叫做“思遠”。

 怎樣才能有遠大的志向呢?諸葛亮在給兒子的信中指出了兩個條件:一個叫靜,一個叫儉。

 他的家訓《誡子書》中這樣寫道:

 夫君子之行,靜以修身,儉以養德。非淡泊無以明志,非寧靜無以致遠。夫學須靜也,才須學也,非學無以廣才,非志無以成學。慆慢則不能勵精,險躁則不能冶性。年與時馳,意與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窮廬,將複何及!

 心無雜念,凝神安適,不限於眼前得失,才會有長遠而寬闊的境界。

 《老子》說:“恬淡為上,勝而不美”。

 白居易在《問秋光》中寫道:“身心轉恬泰,煙景彌淡泊”。

 世上的東西千千萬萬種,我們並不需要每種都要擁有,你所需要的,不過是那些剔除了外界的擾亂的,真正你所需,所動心的東西。

只有心情平靜的人方能視見“斜陽照墟落,窮巷牛羊歸”的悠閒,聽聞“荷風送秋氣,竹露滴清響”的天籟,感受那“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”的空曠。

 江山明月,本無常主,得閒便是主人;大道至簡,活在當下,一杯清茶、一支禪香足矣!


分享此文章



下一篇文章 →


留下你的見解

所有留言都要經抿核才會刊登